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一百三十二章 淦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恋爱才不会倒霉 | 作者:半夏轻微凉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徐冉再次来到梁天博的办公室,内心有些唏嘘。www.biquge001.com

      上次他来的时候还一头雾水,没想到这次他竟然可以这么坦然自若来到这。

      就他这种实习生,在池风怕是独一份吧?

      “梁董。”徐冉笑着招呼一声,然后也没多拘谨就坐到了梁天博对面:“吃饭了吗?”

      “本来刚开会完还挺饿,但是一想到下午要见你,顿时就少了些胃口。”梁天博不说话还好,脸上就会有股威严感,可跟徐冉说话后却觉得有些许的醋味。

      “原来我也可以成为梁董的精神粮食啊。”徐冉显得很惊叹。

      王秘书在后面跟进来,听到后不由笑了起来。

      梁天博瞪眼:“臭小子,有什么事情就说。是不是在市场部被人欺负了?”

      “被欺负?”徐冉反而一愣,“现在市场部都以为我是你的人,谁敢欺负我。”

      “没人欺负你?”梁天博挑眉,倚靠在老板椅上:“那廖华呢,他来a组两天三天,就没对你动点手脚?”

      “他?”徐冉露出怪异的笑容,“梁董可能不懂下面发生的事,现在廖组长正请着假呢,哪有时间在市场部欺负我一个个实习生。”

      梁天博下意识看向王秘书,王秘书奇怪了:“我记得前天廖华不就是上任a组组长了吗?”

      “上任倒是上任了,不过上任没多久,下班后的时间出了点事。”徐冉缓缓道:“廖组长新到任,请我们a组同事吃饭......”

      随后徐冉就将前天发生的事巴拉巴拉说了出来。

      当然,他很聪明的将梁妲从这个故事悄悄抹去,不然鬼知道梁天博懂得自己女儿在那酒吧差点出事,会把这怒火迁到谁身上来。

      徐冉将黄伟、廖华的人被刻意找麻烦然后被打,在没人出来出来制止的时候,徐冉站出来了。

      不过他没把自己说得多牛批,只是简单说了下自己站出来推开他们,然后酒吧老板恰好赶到就顺利解决了这件事。

      梁天博和王秘书听到廖华本人被揍得跟个猪头一样,现在还没能来公司上班,顿时两人面面相觑起来。

      “你小子倒是有魄力,虽然我不懂当时酒吧发生了什么,但是就冲你敢第一个上去制止,我还是要赞扬你一下的。”

      徐冉被梁天博小小夸奖,虽然本就不在意,可被这种级别的大佬夸奖,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开心的。

      梁天博忽然口风又一改:“不过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真要打起来,你一个年轻仔能打十多个混混?你那些a组同事个个鬼精鬼精,他们不上去出风头才是对的!让那些混混打,打完就报警!你得和你那些同事好好学学,别到时候和人打起来,缺胳臂少腿躺医院里!”

      “唔...”徐冉被教训得干瞪眼。

      相比夸他时的扭捏,梁天博教训徐冉的口气变得格外顺畅。

      王秘书这次倒是很赞成梁天博的话,若徐冉说的都是真的,他一个人冲上去对峙十多个混混,这未免太上头了。

      “然后呢?你就准备过来和我说这个?想让我夸你?”梁天博撇嘴,“我还以为你被廖华欺负,特意跑过来哭诉的。”

      徐冉内心嘀咕,怎么梁天博有些傲娇?是他的错觉么?

      “当然不是,我找梁董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说。”

      “什么事?是和我女儿分手了?”

      徐冉嘴角不由一扯,不知说些什么好。

      “好啦,逗下你这个臭小子而已,有什么就说。”

      “是这样的,前晚发生那件事后,我和黄组长在诊所聊天,黄组长和我说起几个月前池风集团准备进军职业电竞项目,但是当时的项目期间发生了点事情。”

      梁天博点头:“确实,当时这个项目我们高层会议通过的。不过项目虽然暂停了,不是最近在申请重新启动么?”

      “对。黄组长说他暂时没精力跟这个项目,而廖华现在也出事,并且交接工作没做完的他也不合适跟项目,所以到时候会是市场部a组的几个老同事跟这个项目。而黄组长示意我和苏小璐,到时候我们能够以项目助理的身份去跟进这个项目,顺便学习。”

      梁天博显得饶有兴趣:“这倒是不错,这个黄伟确实很照顾你们,这种机会都愿意给。不过你们也是巧,若是廖华没出事,怕是你们两个可不一定能进到这个项目当中...可现在嘛,说不定你们就算离开a组前,还能跟进个大项目,提升自己的资历,不错。”

      徐冉有些好奇问:“话说梁董,你就这么认为我在a组呆不下去?”

      “你能呆,但是别人不想让你呆。”梁天博掏出香烟,自己点上随后示意徐冉要不要,忽然回醒:“对哦,女儿说过你这臭小子不抽烟...真是的,不抽烟不喝酒,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徐冉思考了下,发现自己确实没啥爱好,之前读书的时候,读书学习之外的时间都用来打兼职了,也就晚上一点时间用来跟韩亦可打游戏。

      “没有什么爱好。”

      梁天博撇嘴摇头:“你别担心,就算你调出了a组,我也会给你安排的,好歹我们多少也有些关系。”

      “哦...我倒不是在意这个。”

      “那你在意什么?”

      徐冉淡笑:“能安心工作就成了,在哪个位置为池风添砖加瓦不都一样嘛。”

      梁天博夹着香烟的手指点了点徐冉,不知道说点什么,随后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例如雄心壮志之类的。”

      “和梁董扯到这了,我都快忘了自己来这的目的了...”

      徐冉悠悠回过神,主要还是梁天博很爱把话题扯到私下,刚开始徐冉还能把话题拉回来,可架不住梁天博一直往下拉。

      但是不得不说,徐冉并不讨厌这种聊天方式。

      “梁董,和廖华等人起冲突的那伙人,其中有一个是我朋友,我认识他。昨天的时候他找到了我,和我聊了下前晚酒吧发生的事,甚至前晚发生的冲突,还和几个月前的职业电竞项目有关。”

      此话一出,倒是挑起王秘书和梁天博的兴趣来。

      “你说说。”

      随后徐冉就说起与黄伟、廖华等人发生冲突的,便是之前和池风集团谈职业电竞项目的合作方,最后由于黄伟发现对方的怪异之处,就立即中止了项目合作。

      梁天博皱眉:“意思说,那些混混记仇那么久,还故意找黄伟的麻烦?徐冉,不是伯父教育你,你特意找我,不是为自己出头,而是帮黄伟说话...”

      徐冉见梁天博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连忙笑着解释。

      “不是的,梁董...其中有着很隐秘的事情,不然我也不会刻意找上你来谈这件事。”

      “到底什么事?总不能找我来帮黄伟报销医疗费吧。”

      徐冉苦笑:“其实那些混混之所以找黄组长等人的麻烦,并非单纯因为黄组长是当时职业电竞项目主要负责人的缘故...而是因为那些混混知道,是黄组长在高层会议上执意中止的项目合作,而且也言明了踹开那帮混混的老板,然后要池风独立搞项目的想法,那些混混都知道。”

      梁天博皱眉,双眼如鹰,他吐了口烟,将烟泯灭在烟灰缸了,认真问:“到底什么意思。”

      “关于我们池风集团高层会议的事情,那些混混知道...应该说,那些混混的老板知道,就是几个月前和池风谈论职业电竞项目合作的老板。”

      “他怎么会知道?”

      “我也是那个朋友跟我透露,我才知道的。”徐冉微微抿嘴,“之前黄组长中止项目合作的理由有二,其一不就是说那个老板的动机不明吗?”

      梁天博明显不记得了,他微微扭头看向王秘书。

      王秘书点头:“对,当时黄伟还拿出了对方合作意向的三年计划,其中的计划只针对了LDL联赛,显得很消极,与我们池风进军LPL的目的相冲突。且后面黄伟发现,对方老板背后似乎有不知情的目的。”

      “对,但是黄组长的判断是正确的,对方确实抱着不轨之心找上的池风集团。”徐冉认真道,“他们想借助池风集团的名气与投资,然后进军LDL,随后操控运营战队打假赛,在背后开盘赌博赚钱。而我们池风目的后续是进军LPL,与他们不符合...要知道在LPL打假赛还要不被发现,这太难了。所以他们对战队的三年计划没有关于进军LPL半点进程。”

      王秘书听闻这件事不由目瞪,而梁天博更是竖目而立,整个人面貌气质顿时变了起来。

      对于徐冉说的事情,他们都没有过于怀疑,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先相信,随后便可以再调查。

      “他们失心疯了?算计到我们这。”梁天博的语气不再富有感情,显得冷漠得很。

      “但这不完全是重点...若仅仅这件事,我不至于找到梁董这。”

      梁天博掰着手指:“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还记得我前面说的,那些混混都知道黄伟之前在高层会议说的内容...”徐冉身子微微倾斜,面容显得有些凝重:“职业电竞项目,在当时也算隐秘事,尤其事情也只是在洽谈阶段,甚至还未正式开展项目,可那些混混的老板却主动找上了门,并寻求合作...梁董,你说是谁透露了消息给他们?”

      “你在怀疑池风集团有高层出问题。”梁天博摆手,“这种事情,徐冉你要想清楚了,这些话不是你随便说说,我就随便听听的。而且,就算池风高层将项目消息透露出去,也不算什么大事。”

      尽管梁天博这么说,可徐冉从他的表情看出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若单纯透露了项目消息,让其他企业寻过来合作,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也不是什么机密项目。

      可按徐冉刚刚说的,那个高层甚至把高层会议的事情都说了出去...

      徐冉肯定点头:“我敢来找梁董,就做好了这方面的考虑。其实当初我以为那些混混的老板找上池风集团合作,是想在背后操控战队打假赛,开盘赌博洗钱,但是我想错了。”

      王秘书奇怪问:“想错了?”

      “他们不是想赌博洗钱,而是想赌博赚钱...想洗钱的,是我们这位。”

      徐冉没说是池风高管,但是他知道这么点明已经足够了。

      话语刚落,办公室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王秘书满脸不可置信,看着梁天博那臭到底的脸色,大气不敢出。

      “我朋友和我说,那个老板为了能够在背后操盘,甚至给幕后操控假赛的人交了一大笔违约金,然而却没想到,黄伟却忽然中止了项目...所以那个老板便找上了池风高管,想要一个答案...然后那个高管就把黄伟说的话,统统交代了出去。所以,明明隔了几个月,那些混混还记仇的原因就在这。”

      “从来都不是那老板主动寻来池风集团寻求合作,而是池风的高管主动联系上那老板,示意让他过来合作,顺便让他帮自己洗钱...”

      “一个高层,在没有额外兼职的情况下,如何来了一笔不黑不白的钱需要洗,我也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可LDL职业战队,在他眼里或许是可持续性的洗钱手段。”

      “甚至,那个老板早在几天前就知道,池风集团已经准备再启职业电竞项目了。”

      梁天博脸色很阴暗,任何人看一眼都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差劲。

      公司内部高层出现了蛀虫...

      不停的在吃公司的账,然后寻找办法把吃出来的账变成自己的。

      “这件事你和黄伟说了?”

      徐冉淡笑摇头:“我没有说,若是说了,黄组长必定会和刘主管讲,到时候这件事就怕是压不住了。而那只老鼠就会被吓得缩回去洞里,甚至可能会尝试抹清偷吃账的痕迹...”

      “徐冉,你做的很对。”梁天博摆着手指头,“你有知道那只老鼠是谁吗?”

      “我只是接触了那些混混,那些混混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和池风接头的是谁...不过,我有在尝试。”

      “尝试?”梁天博疑惑。

      “职业电竞项目再次启动,那只老鼠重新找上了混混的老板,企图再某合作。而我给那些混混透露出,我是现在职业电竞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我让混混和他老板说,想打假赛开盘赚钱,不一定要走那只老鼠的路子。”

      王秘书忍不住插口惊呼:“你这样就不怕那人把你的事情说给老鼠知道么?到时候也是打草惊蛇。”

      徐冉摇头:“我这是在赌,尝试赌一下,我觉得有七层几率我会赌赢。我听混混们说,他们老板和那只老鼠商讨得彼此并不满意。”

      至于为什么不满意,徐冉就没说了,因为梁天博和王秘书都想得到。

      因为池风这次启动项目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根本不准备寻求合作。

      若不合作,那老板又怎么能借助池风的手操控战队打假赛呢?

      尽管猜测池风高管肯定会给那老板其他报酬,可明显没有自己操控战队这个事情好处多。

      梁天博少有的这般询问:“那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徐冉笑着挠头,“就看我有没有赌赢呗。毕竟我不会主动联系那老板的,这会显得很唐突,只要对方先联系我,那就基本能肯定他和那只老鼠不太想合作了。只要那老板抱着这个想法,我就能尝试从他嘴里摸出那只老鼠是谁。”

      “那你说自己是项目主要负责人,就不怕暴露吗?毕竟你也没那么大的权力给人家报酬。”王秘书问。

      “空头支票不能给给?”徐冉嘿嘿一笑,显得很有心机:“他想打假赛开盘赌博,这是违法乱纪的!我可是守法好公民,怎么会做这种事?”

      梁天博问:“那你把联系方式给那些混混了?”

      “给了。他说会把事情给自己的老板说。”

      “距离现在多久了?”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也差不多24小时左右...”

      就在这时,徐冉的手机响了。

      这响声在凝重的办公室显得很突兀,三人看了眼,徐冉默默将手机掏了出来,上面的号码没有任何备注,是陌生人通话。

      梁天博看不到徐冉的手机,可王秘书可以,他凑过来皱眉问:“会是那老板吗?”

      “我不知道...”徐冉抿嘴,他抬眸看着梁天博。

      梁天博阴沉着个脸,微微点头,示意徐冉接听。

      徐冉见此,默默接了通话,犹豫了下还是点开了扬声器。

      其实他也不清楚这个陌生来电会不会就是那个老板,可这个时候来电话未免太凑巧了,让徐冉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徐冉接通电话没说话,而手机另一头传来一个极其有礼貌的成熟女声。

      “您好,是徐冉徐先生吗?”

      徐冉愣然抬头看了下梁天博,这丫的不会是垃圾广告电话吧?

      “对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洛总的秘书。”

      “洛总?”徐冉可不记得自己认识什么洛总。

      “您贵人多忘事,不是您昨天留了电话给我们公司的同事,让洛总联系您吗?”

      嚯,还真是那些混混的老板...没想到他姓洛,这个姓倒是有些少见。

      不过听这个秘书的讲话有些隐秘的暗示诱导,这让徐冉不由眯眼思量起来。

      什么叫做让洛总联系我?明明他当时留的话根本不是这个。

      “对,我是昨天留了电话给你们同事,我说...若是洛总有需要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若是没需要的话,也没关系。”徐冉淡笑出声,明显是让电话的另一头听见:“没需要我会再找其他人。”

      梁天博和王秘书互视一眼,没想到这电话才接没多久,双方就开始互相飙戏了。

      电话另一边明显沉默了,本来她这通电话打来,以及说的那些话,就是暗示对方,是你主动找上的我们,而非我们找你。

      可是徐冉又坦然说看下他们有没有需要,没有需要就找其他人...

      徐冉和那个洛总,都想在这件事上争取主动权,至于谁有需要,那便是谁被动。所以到底是徐冉急需‘洗钱’或者其他,还是洛总急需赚钱与这个新的合作机会?

      徐冉找洛总和洛总找徐冉是两码事,这也会影响到后续可能的接触态度。

      徐冉可不想被对方吃死,他得将自己的项目负责人身份坐实,且不能过于被动,不然到时候可能会暴露。

      电话的另一头,窸窣了几声,随后传来一个男声,声音沉稳夹带着笑容,不过这种笑容并不能让人心生好感。

      “徐兄弟。”

      “洛总?”

      “嘿,还是头一次听说你的大名,我在池风集团的的管理层可没找到你的名字啊。”

      徐冉丝毫不慌:“洛总说笑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池风高管,只是个项目负责人罢了,我们池风项目负责人这么多,你也需要一个个全部记住名字吗?”

      “哈哈~徐兄弟才是在开玩笑,我不就是逗下你吗?”洛总那边传来干巴巴的笑容,“前晚你把我的小弟打得够呛,昨天他就差坐着轮椅来找我了,你倒是手狠啊,更让我没想到,你竟然和王武有关系。”

      徐冉下意识抬头看了眼梁天博,随后悠悠说:“我和阿武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自然不用说。不过我和你们终究不是一个圈子的,更不会想到...我们池风的项目,竟然与洛总也有关系。”

      “害,世界不外讲究两个字,一个缘,一个财。说我和徐兄弟因为缘分认识那就矫情了,不如说我们能够在一起聊天,不外因为一个财字,钱才是拉拢我们关系的东西不是?”

      徐冉听着这洛总说话倒是有些意思:“所以,洛总那边的想法是?”

      “其实要不是你和王武认识,我还真不愿意信你...毕竟你职位不高,也没接触过。”

      “虽然我职位不高,可我们目标算是一致的,并且我是职业电竞项目再次启动的主要负责人,你说我重不重要呢?”

      “徐兄弟当然重要啦!”洛总沉默了会,“今晚有空一起出来吃个饭?”

      “吃饭?吃饭就不必了...”

      梁天博抬起自己的手表,用手指指了指时间,又指了指徐冉的手机,徐冉见此默默点头:“你若是有想法,那我现在就可以约出来见一面。”

      “嚯,原来徐兄弟比我还心急?”

      “当然心急,我要确定洛总的心意是不是真的啊,毕竟项目启动在即,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个不确定因素的人或事上,你说是不是呢?先接触一下,我就能知道洛总对于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了,了解清楚最后,不是真心实意的我也好及时换人不是?”

      对于这方面,徐冉直接了当,他想给洛总营造出一种时间不等人的状态。

      “我想和你合作的心意当然是真的啦!我不怕和你透个底,我现在还被卡个二十万在人家手里呢,若是再不行动,我这钱真要打水漂了。”

      “那成,洛总你把地址给我,待会我过去找你喝茶。”

      洛总笑着问:“我倒是不介意...不过池风集团的项目负责人这么轻松了吗?竟然想出来就出来?”

      “那是你太小看我们项目负责人。”

      “那成!待会我让秘书把地址发给你,我在办公室恭候徐兄弟...不过有一说一,你比某个人直接爽快多了!”

      两人再扯了几句客套话,挂了电话后徐冉不由微微摇头,他抬眸看着梁天博:“梁董,我这样还算行吗?”

      “你倒是演得不错,就是声音稚嫩了点,话说那个叫洛总的,若是见你这么年轻就不会怀疑你?”

      徐冉摆手表示没关系...其实看情况,洛总之所以愿意选择相信徐冉,想跟徐冉接触达成合作,一方面是和池风那只老鼠聊得不愉快。

      另一方面怕是因为王武的关系,估摸着黄昊也和洛总说了,自己跟王武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不然洛总并不会这么初步相信他才对。

      没想到自己跟王武之间的关系,竟然还有这种用处。

      前面徐冉倒是漏了这方面的东西,也是现在被洛总提醒了才回过神。

      不过徐冉不敢和梁天博说王武的事情,毕竟两边人真的不是同个道的,也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行吧。”梁天博也很相信徐冉,摆手示意王秘书:“你拿车钥匙给徐冉,让他待会开车过去。随后替他写个请假条...对了。”说完他开始解自己手上的手表,脱了下来后放在徐冉手上。

      “戴上,门面这东西不能少,去到那边,就算你只是个项目负责人,也要展示出你在池风市场部的风头出来,让他不能因为你年轻就小看你。”

      徐冉惊讶,接过手表后,看着手表发愣。

      湛蓝色的表壳正面的外圈,镶着一圈银边,它与一般表的不同之处是12个数字都刻在银边上,而不是在表盘内。圆圆的表盘上罩着一块透明的玻璃,表盘上还有几块精致的玉石在其中,看起来觉得豪华又不低俗。

      对于手表牌子徐冉倒是不太了解,不过梁天博戴的东西,怕不是什么差货色。

      徐冉沉思了会,感谢应声,随后将手表带在手上,倒也合适:“谢过梁董了,等我用完就还给你...”

      “还什么?送你了。”梁天博不在乎摆手,“上次你来家里吃饭也没给你什么礼物,就姑且拿这个当着吧。你今天说的事情挺重要,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种小奖励。”

      “这...”徐冉迟疑,“这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连我女儿都泡了,还在乎我一串手表?”

      徐冉一听不由苦笑...哪有这种比喻的。

      接过王秘书给的钥匙,徐冉起身认真道:“那成,梁董,我待会就出发去忙这件事。”

      “去吧,尽量能一次摸到那只老鼠的底细给我。当然,要是没能做到,也先别暴露,拖着看看情况。”

      “我懂的。”

      徐冉离开办公室后,办公室又剩下王秘书和梁天博两人。

      王秘书淡笑:“梁董倒也相信徐冉啊。”

      “什么意思?”

      “这件事先说巧不巧,其中事情的真实性还有待考察,可是梁董也未探究此事情况如何,就相信徐冉,让他去行动。我还以为梁董对徐冉的偏见会...”

      “什么偏见?”梁天博微微皱眉,“难道我之前说他的都没有道理吗?”

      王秘书淡笑着应声:“是,是我用词不当。”

      “徐冉这孩子在职场确实显得有些不合适,没什么野心,看起来很有冲劲,但是又感觉这股冲劲好似没什么热血。不过能力上我还是认可的,为人品质有我女儿做保证,他就算坏,也应该坏不到哪里去。”

      “倒也是,知识并不等于一个人的能力,知识是死的,人是活的,徐冉刚出到社会参加工作,现在的他就已经明白,拥有一份优异成绩单的呆板书虫和会灵活运用有限知识的人,谁更容易在社会中生存下去。”王秘书默默点头肯定,“他的机灵程度...其实在实习生这一列中算是少见了。”

      梁天博又抽出香烟默默点上,随后道:“他没理由拿这些事骗我,这种事很大,涉及到了集团高层内部,他若是个冒失鬼,就不会被我女儿看上眼了。不过...我听他和那洛总的聊天,感觉前天晚上徐冉说的东西,并没有说干净。你去帮我调查下,看下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倒是什么情况?顺便把那个洛总的资料整理下,我晚点要看。”

      王秘书连忙应声,随后便转身离开办公室。

      梁天博一个人默默坐在办公室抽着烟,看着办公室的一切,不由回想起池风刚刚起步的时候,没想到今天竟然能让他听到这么一件事。

      池风的高层,大部分都是元老级别的,都是在那个艰难时刻一起走过来的。

      尽管他和张董时有争执,可就算有派系的说法,但是他和张董的目的都很简单,都是为了池风好。

      但凡有人想池风不好,他和张董第一个就先干死那人。

      可现在知道,池风高层有个人正偷偷做假账,在吃池风的钱...

      他面容显得沧桑起来,梁天博翻开电脑,从企业系统内找出各高管的名字资料,一个个扫眼看去,最后发现好似每个人都没有值得奇怪的地方。

      可就是如此,更让梁天博觉得那只老鼠藏得深...

      梁天博希望徐冉说的事情是真的,也希望徐冉说的是假的...这矛盾的想法有些令人想不通。

      时间过了挺长一会,王秘书依旧没有回来。

      梁天博下意识朝手腕看去,却见手腕空空的,这才想起手表给了某个家伙:“淦!”

      他叫骂一句,可随后又有些眯眼倚靠在老板椅子上。

      梁天博也想过以后,毕竟自己与第一个妻子生下了梁妲,而梁妲的母亲不幸出事离开后,他前些年就再婚娶了一个,然后生下了小豆丁...

      也是女孩。

      说不上性别歧视,但是在梁天博这老一辈人的思想观念中,不管生几个孩子,都得有个男孩子续上家里的香火,且自己努力了一辈子的东西也总得有个人来接手才是。

      可问题在于,自己的宝贝女儿梁妲对于工作的事根本没有兴趣,她的兴趣广泛到没边了,指不定昨天想弹吉他,后天就会拿着吉他去做烧烤柴...

      至于小豆丁更别说了,这么小的孩子祈求她什么?

      可徐冉的出现让梁天博感觉到生活有种怪异的充实感,好像填满了他生活中某一空缺。

      他的私下抱怨,一些教训他人的话,只有在面对徐冉时,他才会有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好似教育徐冉,教训徐冉,在他的潜意识里,是觉得极其正常的,徐冉这个衰仔就该被自己教育,有种‘我不教育他谁教育他’的感觉。

      本来这种感觉并不浓烈,可是今天的谈话梁天博慢慢回想,好似自己变得有些唠叨了...

      徐冉被廖华欺负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徐冉强出头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徐冉要一个人出风头,去和那个什么洛总接触,这种像赌博一样的东西,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谁能保证他说的就是真的?我凭什么要信一个接触才没几天的家伙?

      但是梁天博不得不承认,他竟然会担心徐冉这个衰仔...明明是他拐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气得要死,恨不得一刀阉了他。

      “其实我心底还是希望有个儿子的吗?”梁天博暗自摇头抽烟。

      其他的若抛开不说,其实徐冉身为个小辈,身为个年轻人,其实已经很优秀了。可梁天博还是忍不住挑他的刺...其中的理由不单单是因为他拐跑了自己的女儿,似乎也有种...恨其不能成为龙凤?

      确实,徐冉根本没野心,表情很少有紧张、激动、兴奋的表情。

      就连自己那价值不菲的手表给了他,他也只是有些惊讶,随后就从容笑着接纳了...

      梁天博当时觉得徐冉臭不要脸,收了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就不能稍微显得客气点?这么坦然从容做什么?好似你是我的孩子一样,收我的礼物天经地义?

      不过徐冉的做法倒也是影响梁天博的原因之一。

      徐冉对于池风高层有老鼠这件事很上心,但是也依旧显得没那么亢奋激动...按理说他只是个实习生,这种事完全跟他没有多大关系。

      明明他发现这件事,跟黄伟,跟自己的上司说声就好了,这已经算是他大功一件。

      为何要这么细心的纠结会不会打草惊蛇,会不会如何担心等等云云...

      徐冉细心的做法,让梁天博恍惚,难道他把池风也看成自己的一部分,也从池风找到了归属感?

      梁天博摇头否定,一个才上班一个月的实习生,哪来的归属感。

      其实答案就在眼前,徐冉这么细心谨慎去对待这件事,其实还是因为他梁天博和梁妲。

      可徐冉这么去做,无疑就是潜意识承认他跟梁妲的关系,也是承认他和梁天博的关系。

      梁天博将香烟泯灭:“好像徐冉这臭小子,真做自家女婿的话,也不是不行啊...”

      就在梁天博思考时,王秘书回来了。

      王秘书一脸怪异走了进来,梁天博回过神抬头见此,不由好奇:“怎么这个表情?”

      “梁董...我去打听前晚市场部a组聚会的事情,你肯定想不到当时发生了什么。”

      “别拐弯磨脚了,直说吧。”

      王秘书整理了下话语,缓缓说:“前晚聚会的事情跟徐冉说的经过完全不同。”

      梁天博心一颤,徐冉那小子对我撒谎了?!

      “当时在酒吧,混混们故意滋事,随后廖华醉酒气不过率先打了那些混混,随后那些混混这才将黄伟、廖华等人给打了。”

      “那个时候a组的同事并不敢上前制止,因为对面混混人数不少,只能在旁边干看着他们被打,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

      “可徐冉发现这件事后,立马冲出人群,一个人推开了打黄伟、廖华等人的混混,然后呵斥制止了混混们。”

      梁天博发愣:“这个...不是和徐冉说的一样吗?”

      “对...可是后面的就不一样了。”王秘书苦笑,“后来徐冉和十多个混混发生了冲突,就算有人带头,然而那些同事依旧不敢跟徐冉上前...不过最后徐冉跟那些姑且算是混混头子的人有了交流,随后交流不顺利,甚至其中还牵扯到了苏小璐。”

      “那些混混好似要对苏小璐动手动脚,徐冉当场就拿啤酒瓶给那混混头子脑袋开了瓢,还拿碎开的啤酒瓶抵住那家伙的咽喉,威胁他只要混混们还敢乱动,就给他放血...”

      “听那些a组的同事说,当时那个混混头子,被徐冉吓得腿都抖了,动都不敢动。”

      ...

      随后王秘书就将前晚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就连后面王武的出现,以及王武为了给徐冉面子,当场把那混混头子打了一遍。

      听王秘书说完一切,梁天博虽然经历极多,但是在现在这年代,还能发生这种事情,还是让他有些吃惊不已。

      他还以徐冉骗了他...原来是这种骗?

      “虽然徐冉隐瞒了事实...不过看他的初衷,是不想让梁董过于担心吧。”

      “这臭小子...还拿啤酒瓶给人脑袋开瓢?”梁天博回想起徐冉刚刚说起酒吧事件的从容表情,好似没当一回事,不由越想越气:“他很威风啊!这么拽?”

      王秘书安抚:“年轻人嘛,上头很正常...”

      “徐冉走了没,没走让他现在滚回来,我非得教训他一顿不可...!”

      “梁董...那你怕是得等明天了,徐冉现在早就出发了。”

      “这个衰仔...”

      梁天博下意识又抬起手腕看时间,望着空空的手腕。

      “淦!”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mwx.net 顶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