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171章 万修一心(七千字大章)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从黑山老祖开始 | 作者:非仙既道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昆仑山外,十位濒临衰劫的天君碰面。www.luanhen.com

    “昆仑老祖应该得了至法,说不定能渡过第三次衰劫。”说话的天君不乏羡慕嫉妒。

    “难说,现在昆仑山不比从前,祖脉断绝,至法的修行需要的灵机海量,哪里是如今灵机枯竭的昆仑山能供应的。”

    “昆仑圣地不是在黑龙潭还有一块灵地?”

    有天君嗤笑,“真是至法,修行起来,整个黑龙潭的灵机也不够!”

    “那当真是可惜了。”

    一名双眼赤金的天君老者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如今不但昆仑老祖陷入衰劫,连玉虚宫掌事的小辈也临近衰劫,要不了多久,玉虚宫就群龙无首,我有意至法,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跟老夫联手。”

    他话音一落,其他人没有回应。

    此前濒临衰劫的莽撞天君已经被漆黑山体的诡异教训过,现在的天君大都老谋深算。即使劫气迷了道心,仍旧能保持理智。

    “大家都是天君,开辟洞天,还怕他一个后辈不成?那昆仑禁地的圣物咱们暂时动不了,难不成还不敢闯衰落已久的玉虚宫?”金眼老者语气加重。

    一名老者回应,“昆仑圣地的事,金瞳道兄怕是不清楚,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

    “我知晓昆仑圣地传承久远,来历甚大,但也是过去了,何况大家情况差不多,与其坐等衰劫临身,还不如趁机一博。”

    金瞳天君语气决绝。

    其他人各自眼观鼻、鼻观心。

    金瞳天君生气,袍袖一甩,“当真是修行越老,胆子越小,尔等连当年破妄的勇气都没了。”

    他摔门离开。

    过了好一会,一位天君笑道:“金瞳道兄怕是劫气攻心,坐不住了。让他去玉虚宫探一探虚实也好。”

    适才最先回应金瞳天君的老者沉声,“我可是事先说好,天庭那位着实跟昆仑圣地渊源不浅,瑶池圣地据说跟昆仑圣地有大过节,都忍住了没亲自动手。何况人家虽是小辈,却实打实斩灭了一位天君,后生可畏。没摸清天庭那位态度前,我建议大家不要动手。也不要因为衰劫逼迫,铤而走险。咱们还是该团结起来,看准时机。”

    前面闯入禁地的天君都是修行了比较躁烈的功法,或者劫气攻心,才不知死活前去试探。

    剩下的天君即使被劫气影响,也保持了理智。

    而且老者本是荒古世界一根青竹得道,他对劫气的抵抗在一众天君中最强,故而私下里稳住了大部分蠢蠢欲动的天君。

    “可惜金瞳天君执迷不悟。”

    “总要有冲动的人帮我等探路,否则咱们也看不清昆仑圣地还有什么底牌。”

    “万一金瞳天君真获取了昆仑圣地的秘密怎么办?”

    “那咱们给他一些好处,届时共享一番。他要是执迷不悟,大伙儿也不是吃素的。”

    相比昆仑圣地的深浅难测,金瞳天君的底细大家要清楚许多。

    这道理大家都懂得,说话的人挑出来,其实还是为了把话说明白,免得到时候又扯皮。

    能走到天君这一步,除非机缘逆天,资质悟性绝顶,否则大部分还是深悉趋利避害之法。

    老者又道:“还有一事,清微一脉又有人炼成先天杀剑,这一脉和昆仑山渊源不浅,届时真要动手时,她如果掺合进来,大家切莫退缩,乱了阵脚。这一旦决定动手,千万不要想着后路。毕竟咱们情况摆在这里,等不起了。该放手一搏时,不可自误。”

    “竹翁放心,我等也是一路披荆斩棘过来的,该决断的时候绝不会犹豫。何况大道面前,一堆白骨,此间的残酷血腥,我等如何不知!定不会拖后腿。”

    一众天君默默等待,希望金瞳天君劫气攻心下,早点探出玉虚宫的虚实。

    …

    …

    金瞳天君出去之后,到了一个僻静之地,使了禁法,掩盖天机。他嘴里吐出一片古玉,对着它开口,“那群老不死、小不死真不是东西,居然暗中勾动老子的劫气,还好你事先有准备,不然就着了你们这**贼恶道的当了。”

    那古玉泛起清光回应,“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金瞳天君叹口气,“道兄莫要怪我多嘴,这些家伙都是万年的老狐狸,想借他们的手帮你解决昆仑圣地,几乎没可能。你别看他们现在劫气加身,心里到底精明得很。这事我实在干不了,你要不另请高明?”

    古玉泛起冷笑声,“道友,我那万年的蟠桃已经给你服下,你现在说要退出,怕是没这么好的事。”

    一股极为沉重的威压自古玉散发出。

    金瞳天君脸色一变,让现在将炼化的蟠桃吐出去是不可能的,他还指望着这绝世大药的灵机助他渡过第三次衰劫。

    “道兄事先可没跟我透露昆仑圣地还有天庭那位大人物罩着,现在硬要我赶着上,岂不是推我入劫?”

    金瞳天君吃人嘴软,只能倒打一耙。

    “这事知道的人不少,道友难不成早先不知?这话可蒙不了我。而且但凡我能亲自出面,那蟠桃也轮不着给道友服用。”古玉的语气很强硬。

    金瞳天君轻咳一声,“我就这么一说,只是道兄多少要体谅我的难处。若不然,我宁愿上天庭做个星君。”

    古玉淡声回应,“道友怕是不知南天门的四大天王已经换了我瑶池圣地的长老来担任,你要上天庭,总得先过南天门。”

    金瞳天君眉头一皱,良久之后,沉声回应,“老夫和万妖宫的蜃虚神君有一点交情,他身份特殊,而且修为不高,进入玉虚宫探探虚实,不容易引起怀疑。只是蜃虚神君神通一般,未必能看出玉虚宫多少底,还得请道兄借瑶池天窥镜一用。”

    “如果道友真能说动蜃虚神君,倒不是不行,只是天窥镜不可能借出,我倒是有个办法,那就是道友将金瞳秘术的威能转给他一半。如若不然,我只好让道友将蟠桃还回来,往后大家各不相欠。”

    古玉泛起清幽道气,可怕的威能积蓄待发。

    金瞳天君咬了咬牙,“道友再借我三颗三千年的蟠桃,我必定给你办妥此事,要是不成,我亲自上阵,绝不推诿。”

    虚空中出现五枚蟠桃,以及一个玉瓶,“只要道友能办妥此事,区区灵药算什么。瓶中有‘虚空劫’,能瓦解洞天。如果蜃虚子真能进入玉虚宫深处,让他找机会投进玉虚宫的洞天中。事后,我还有报酬。”

    金瞳天君见到玉瓶,金眼扫过去,顿时觉得内心悸动无比,心知此物着实歹毒,他沉声回应,“此事包在我身上,如果请不动蜃虚神君,老夫会直接杀入玉虚宫,绝不会耽误道兄的大事。”

    软硬兼施下,金瞳天君彻底屈服。

    实在是给的太多了,而且还有虚空劫这等歹毒之物,他把握大上不少。而且他要是拒绝,肯定要立即面临瑶池圣主的怒火。

    他现在可吃不消。

    而且他也不敢逃,一来是衰劫降临,二来吃了蟠桃,身具蟠桃灵机,没个千八百年消散不掉,总能让对方找到他。

    他扯皮这么久,还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报酬。

    瑶池圣主倒也是舍得本钱。

    金瞳天君决定放肆一搏了。

    他心里同样笑话适才那些天君,临到头畏畏缩缩,成不得气候,看来众天君里,还是他最有希望渡过衰劫。

    现在那些家伙肯定在笑话他,岂不知他这一番算计既深远,又决断。

    金瞳天君更明白,他这等人物还不被天庭那位放在眼里,只有瑶池圣地这等大势力针对昆仑圣地,才会惊动对方。

    否则昆仑圣地何至于衰落这么久。

    其实早就受到瑶池圣地打压很久了,否则也不会衰落到现在才有一点复兴的苗头。

    竹天君只以为里面情况复杂,却没他这一双法眼看得明澈。

    何况这修行路上,想要不得罪人,不结因果,哪里可能。该站队还是得站队,有些人自以为置身事外,不沾因果,等到衰劫降临,才会明白,什么叫孤立无援。

    他决断一下,立即奔赴海外,到了万妖宫,灵丹开路下,还是等了三个昼夜,方才见到打着哈欠的蜃虚神君。

    蜃妖双目青肿,懒洋洋地请金瞳天君到一间静室说话,周围禁制布下,它喝了一口神茶提一提神,“金瞳道友不知有什么好事来找兄弟。”

    “蜃兄果是察前知后,确实有一桩好事。”

    金瞳天君将事情来龙去脉说得清楚,只是将蟠桃少说了三枚。他这是担心蜃妖虚不受补。

    蜃妖听了暗笑不止,“该死的老头,居然敢打我家老祖的主意,如今撞到你爷爷手里,我还能让你拿了好处,渡过衰劫?”

    它故作沉吟,一派为难,“道友别看我现在风光,其实也不过是陛下她老人家的玩物而已,我哪里敢借她的名头招摇过市。”

    金瞳天君暗骂,“你没借万妖女帝名头,能有那么多妖君跟你八拜之交?就算你这厮卖屁眼,人家都未必瞧得上。”

    他神色缓和,微微一笑,“我没说让蜃兄招摇,只是去玉虚宫正常拜访一下,然后找个机会丢这个玉瓶的东西进那洞天。蜃兄办成此事,立时可以走。届时自有我等来给道友收尾。而且真出了事,昆仑圣地还敢到万妖宫来找蜃兄不成?”

    “不好不好,实不相瞒,在下这情况,道友应该有所耳闻,我是没法修行的,近来我想了想,痛定思痛,打算转世修行,往后总得过天劫,万一上面那位真和昆仑圣地还有香火情,我这天劫还过不过。”

    “这样吧,蜃兄如果答应,我以道心发誓,再做主给蜃兄两枚蟠桃,必定能助道友渡过元神灾劫。”

    “哎,道友有所不知,我虽是陛下的玩物,可对陛下倾慕之情,却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道友送我的蟠桃,我打算全部孝敬陛下。”

    金瞳天君哪里不知蜃妖是还不满足,故意托词。

    但就怕鱼儿不上钩。

    他又拿出最后的蟠桃,同时取出珍贵的圣药以及数门高深的道法,诚意十足。

    虽然心如刀割,但是想着不用冒险,一旦事成,瑶池圣主还另有回报,到底狠下了心。

    蜃虚子为难地收下好处,然后发下大誓,本月内必定办妥此事,否则万劫不复。

    金瞳天君方才放下心,他却不知蜃妖作为一位渡过天雷劫的盖世妖魔残影,已然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而且蜃妖一向收人钱财,与人消灾,还没有过不良记录。

    金瞳天君自然不疑有他。

    送走金瞳天君,蜃虚子又去东华山见了一位亦正亦邪的道友,这人的嫡亲妹妹在瑶池圣地修行,他露了一点口风,让东华山的道友转达。

    瑶池圣地得了这风声,那圣主神通广大,自然清楚金瞳天君已经请动蜃虚子,其实圣主还有不少后手,蜃虚子也在他考虑中,只是算它来历时,总有一层迷雾遮掩,令他举棋不定。

    金瞳天君既然请动了蜃虚子,倒是不妨一试。

    而蜃虚子这一番作为,表现出的贪婪,更让瑶池圣主消去疑心。他办妥此事,老圣主出关之后,必定欢喜。

    能用灵物解决的事,绝对不是难事,瑶池圣主又送了一枚万年蟠桃给蜃虚子,手笔不可谓不重。

    当然,里面也弄了一点小手段,如果蜃虚子只干活不出力,这蟠桃就能要蜃虚子后悔。

    蜃虚子得了万年蟠桃,自然欢喜不尽。

    他登即动身前去玉虚宫。

    值此昆仑圣地风雨飘摇之际,蜃虚子的到来,自然让元辰子等人心里有些阴霾。

    而且它改头换面,元辰子等人也不知宫中试心路正是蜃妖本源所化。

    倒是玉真子沉得住气,让元辰子等人请蜃妖入宫。

    再回玉虚宫,蜃妖感慨不已。

    它进得玉虚宫,身上诅咒和老祖联系得愈发紧密,心中祈祷下,果然和老祖建立了感应。

    元辰子、玉真子作陪,不敢怠慢蜃妖,同时暗自琢磨蜃妖来意。

    而蜃妖一心二用,一边应付众人,一边和老祖交流。

    “你这些年倒是干得好大事。”老魔的声音在蜃妖心海里响起,同时浑身有一股冰冷的道气流淌而过。

    “都是托老祖的福。”蜃妖听到老魔冰冷的魔音,心里反而有种踏实感。相比万妖女帝,它更亲近老祖许多。

    这不仅是诅咒的原因,还有本能。

    因为老魔渡过了天雷劫,跟它建立了很深的羁绊,在岁月下发酵,它已经发自内心驯服。

    随即蜃妖交代了金瞳天君的事。

    “我知道了,人家在你身上可是下了不少手段,还有那蟠桃也有问题。”

    蜃妖没有后怕,它很确定自己出了问题,老祖肯定有办法给它处理,刚才那冰冷的道气,应该就是老祖替它驱除隐患了。

    “让老祖费心了。”

    “这事来得正好,你便将那玉瓶投进玉虚天里,让这些家伙助我炼成神通。”

    老魔悟出三尸元神的眉目,却需要海量元气,光靠青色布条吐纳,不知要积攒多少岁月,不如趁机用捣药罐炼化这些自寻死路的天君。

    反正他道悟已经临近尾声,没必要再消隐下去。

    而且这些天君,有一个能渡过第三次衰劫就不错了,还不如让他们来做老魔的垫脚石。

    他还可以借此一举突破神通四重天甚至五重天。

    到了神魔五重天,境界已经跟资深三劫天君相当,力量十倍过之,届时他凭借道悟的功法,足以和四劫天君交锋。

    希望这些家伙给力一点,而且神农氏的捣药罐能借他们的元气成功炼出绝世神丹。

    蜃妖自然照着老祖的吩咐去做。

    它身上秘宝众多,趁着众人不注意就将玉瓶丢进玉虚天,然后告辞。元辰子等人自然没发现,可是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但到底没留住蜃妖,送它离开。

    而蜃妖进入玉虚宫之后,暗中窥伺的金瞳天君、瑶池圣主立时失了感应,他们做下的种种布置都失效。

    本以为又要功败垂成。

    哪知道蜃妖居然安好走出。

    没过多久,瑶池圣主、金瞳天君感应到玉虚宫传出洞天衰败之气。

    “虚空劫生效了。”古玉的声音泛出。

    金瞳天君亦十分激动,看来蜃虚子这一步走对了。

    洞天衰败之气,完全掩盖不住。

    昆仑山外集结的濒临衰劫的天君们皆有所察觉。

    “没想到金瞳天君果真做下这件大事。”

    “此事明显和那蜃虚子有干系。”

    “你有所不知,我看那蜃虚子是金瞳天君请来的,这老东西可老辣了。”

    “竹翁,大家何时动手?”

    “再等等。”

    竹翁总觉得有些古怪,举棋不定。它天生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否则也不可能以青竹之身得道。

    它运足法力观望昆仑圣地气数,果然随着洞天一起衰败。

    却不知是老魔以罗天术数营造的假象。

    昆仑圣地也人心惶惶,做不得假。

    “还是得小心一点,我再去请三位天君来。”竹翁终于下定决心。

    其余天君虽然觉得他谨慎过头,但谨慎也是好事,只是担忧万一金瞳天君捷足先登,得了好处,立即遁隐,届时大家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竹翁没忘记此事,自然又让其余天君紧盯着金瞳天君,他亲自再请三位天君来,这期间要是其余天君得了好处,他便算是白走一趟,绝不怨人。

    其余天君自然不让他承担风险,赌咒大家同进同退,绝无二心。

    另一边金瞳天君已经按捺不住。

    只等着玉虚天气息衰败至极时,便决定出手。

    他对昆仑圣地的至法并非势在必得,只要能替瑶池圣地除此心腹大患,往后的好处,说不定还能助他渡过第四次衰劫。

    如果让别人先灭了昆仑圣地道统,他能从瑶池圣地得的后续好处,恐怕会大打折扣。

    此时,瑶池圣主也道心激动,除此大患,可保瑶池万世无忧。

    老圣主说不得要拼尽全力,助他渡过第五次衰劫,证得太乙。

    他一念及此,悠然神往,真到了那一步,他也有资格角逐此量劫的道果,再不济也能无衰无劫渡过几十个元会。

    不枉费他用尽苦心,甚至还布置下许多后手。

    只是蜃妖真能办成此事,让他恍然之余,也觉得很不真实。

    可是昆仑圣地洞天衰败,气数将近骗不了他。

    而且大功告成就在眼前,瑶池圣主纵有疑虑,也会自己骗自己,可能是多虑了。

    而玉虚洞天破败,散去的造化灵机,并非没有去处,而是聚集到了黑莲中。这也是老魔的算计,正好利用玉虚天来助黑莲出世。

    一举数得。

    没有玉虚天的造化灵机,黑莲要彻底压制住骷髅实是无比艰难之事。

    而老魔也暂时分不出多余的灵机来。

    他重心还是在神魔之身上面。

    能一举突破神魔五重天,才是如今最紧要之事。

    而命运的牵引下,佛尸也走出荒漠。

    老魔的神秘思感隐隐有所预知,这是一场难以避免的大危机。

    或许这才是他破道创法的真正劫数。

    这番隐忧,自是不为人知。

    而金瞳天君孤身进入昆仑圣地,在玉虚宫上方负手而立,眼中射出金芒,打在宫门上。

    “玉虚宫的小辈们,出来吧。”

    玉虚宫,众弟子长老仿佛看到一双金色眼眸,洞穿虚空,他们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

    这是一位资历很深的天君。

    但是众弟子长老都经历过试心路的磨炼,而且玉虚宫最重道心坚定,此时虽然不乏畏惧,却也没有退缩。

    其余四派支援过来的天仙在玉真子的劝说下,也没有退缩。

    玉真子晓以大义,他们出身昆仑山,做为外人,再想拜入别派,更无可能渡过衰劫,还不如拼死一搏。

    何况昆仑圣地在黑龙潭的灵地灵机分配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四派天仙。

    昆仑山虽是五派,早已在万载岁月下,同气连枝,以师兄弟相称。

    元辰子此时对着众天仙一礼,“我欲借诸位道友元气一用,与之死战。”

    玉真子哈哈大笑,越众而出,“元辰子掌教,你小瞧我等作甚,今日之事,非是一人之生,一人之死,生不能独生,死不能独死。众道友,布阵!”

    “我等昆仑修士,何惜一战。”

    长明子声如金铁,穿破云霄。

    “何惜一战!”

    “何惜一战!”

    众修士声如雷震,震荡虚空!

    在莫大的压力下,昆仑众修,成了一块铁板。

    因为这一万年五派的团结友爱,做不得假,以诚心待人者,必以诚心报之。

    老祖教他们修道修心,成了昆仑山万年的修行宗旨。

    欲修其行,先修其心。

    五派中,不乏有元神真人因为昆仑圣地的修行宗旨,明心见性,渡过元神三灾。

    此是受道之恩,何以为报。

    以德报德!

    此际,

    一人之心,万修之心是也!

    在一众修士众志成城时,昆仑山仿佛传出一声欣慰的叹息,这叹息是贯穿无数量劫而至。

    “巍巍昆仑,死战不退!”

    金瞳天君给一股惊天气浪掀动。

    “天君之下,皆为蝼蚁!”他勃然大怒。

    他不肯承认,自己居然对一群未成天君之辈的家伙吓到了。

    他可是开辟洞天的天君,执掌一方天道的天君。

    他绝不承认自己心中的畏惧。

    蝼蚁之力,能至于此?

    他绝不肯承认。

    但是众声汇聚,不止玉虚宫。

    其余四派弟子长老感应之下,皆一起发声。

    “巍巍昆仑,死战不退!”

    连昆仑五派传道的三十六古国的百姓也受到感染,他们来自先祖的血脉泛起了悠远的记忆。

    昆仑山不该如此落寞。

    昆仑山当有无上荣光。

    巍巍昆仑,为道之源,为天地根!

    不知何时,玉虚宫的地面泛起玄黄!

    似乎有一道黄色的旗帜虚影若隐若现。

    一人之心,已为亿万人之心!

    洞天仍是衰败。

    可是这种腐朽衰败中,又有全新的力量诞生。

    “伟哉昆仑!”

    这一切只发生在片刻间。

    金瞳天君已经骑虎难下,他知道再不行动,恐怕要被这股人道洪流冲击,天君法身陨落在蝼蚁手中。

    一只金色巨掌,自空落下,要将那膨胀的元气压下去。

    他头顶更有一座金色洞天若隐若现。

    天君伟力,轰然迸发。

    金瞳天君连洞天也拿出来,全力出击,绝无任何保留。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

    哪怕这些米粒有点多,但是全力催动洞天的金瞳天君,不认为自己会落败。

    他要让这群蝼蚁明白,为何天君是天君!

    天君、天仙,一字之差,已然是天地之别。

    尔等哪怕成仙,也不过是荒古世界的炮灰!

    “金瞳天君居然毫无保留。”

    “谁能想到,昆仑山的修士如此血性!”

    这是一场将载入荒古世界历史的交战。

    从来没有过天君以下战胜过天君的例子。

    若有,恐怕是始自今日。

    而无数元气,在玉虚宫众天仙的诵经声汇聚成天河洪流,迎上虚空巨掌。

    那煌煌金色洞天也随之落下,仿佛天道压来!

    如果这是天,那就逆天!

    修士们唯有死战不退之心。

    他们既是万,也是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mwx.net 顶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