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15章 谁敢杀我,元州杨玄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长安之上 | 作者:迪巴拉爵士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一家五姓势力庞大,他们的关系网用盘根错节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www.luanhen.com每一个家族的身边总少不了那些附庸。

    颍川杨氏的身边自然有附庸,何氏便是。何氏的家主是中书侍郎何锦城,而今日主持猎杀晏城的便是他的儿子何欢。

    杨氏多年前起家于颍川,哪怕到了长安之后依旧挂着颍川杨氏的名头,这是不忘本之意,更是一种震慑。

    一家五姓,杨氏最为强大,号称一家。

    而何氏依附杨氏,这些年获取了无数好处。但这个世上从未有不劳而获的好处,你获取了什么,必然要付出什么,这一点何锦城很清楚,而十九岁的何欢也很清楚。

    所以当看到一个少年从阴暗出走出来,用那种铿锵有力的语气说出‘我’时,他怒了。

    “动手!”

    他要看看今日谁敢救晏城,不,是谁能救晏城。

    两个大汉猛地举起短刀,晏城浑身发冷,知晓自己今日难逃一死,至于那个少年……可惜了。他摸出一串铜钱奋力扔出去,喊道:“快走!”

    杨玄动了,就在晏城扔出铜钱的同时,他把短刀扔了出去。

    前方的大汉虽然躲避了一下,短刀命中处从小腹变成了腰侧。他吃痛之下狂吼一声。

    昏暗的月光下,他看到那个少年用一种很古怪的身法在飞速接近自己,如果他看过猎豹捕食的话,定然会疯狂呼救。

    杨玄近身,在大汉一刀迎面劈砍而来的劲风中,身体扭动了一下,一拳重击在大汉的腰侧,那把短刀深深插入了大汉的身体。接着拔刀,身体掠过……

    嗤嗤嗤……

    鲜血在月色下喷射出来,行动不便的大汉怒吼回身。

    “弄死他!”何欢看到另一个大汉正在追砍晏城,冷笑道:“不,斩断那个少年的四肢,让他的哀嚎成为我的威名。”

    两个男子从他的身后冲了出去。

    晏城的手臂被砍了一刀,鲜血流淌中,他在毫无章法的躲避。

    在事先的安排中,何欢考虑到晏城并未修炼,所以此次行动注重的是立威,而不是武力高低。于是便派了他们二人来动手。

    两个大汉实力普通,本以为会是一次轻松的行动,可没想到却半道杀出来一个少年。

    同伴在惨嚎,大汉身体一震,抬眸看去,就见一个身影飞也似的冲过来。大汉心中一紧,担心晏城趁机逃跑,就合身扑了上去。

    眼看着短刀就要劈砍在自己的脖颈上,晏城心中一叹,脑海里出现的不是亲人,而是那位威严如神祇的帝王。

    杨玄再次扔出了短刀,可大汉早有准备,轻松避过。但就是这么一瞬,杨玄再度挥手。

    大汉的短刀依旧落下,何欢微笑,“今夜适合杀人,想来金吾卫的人会同意这个看法。”

    从动手到现在,金吾卫的人一直没动静。

    正在挥刀的大汉眼角瞥到了有东西高速接近,刚想看一眼,脸上剧痛。他的手颤抖了一下,杨玄也冲到了身前。

    大汉的手腕被抓住,任凭他用力也无法挥动。他猛地一头撞去,杨玄手腕翻动,指环上的钢针刺进了大汉的脖颈。

    大汉的身体一僵,此刻短刀距离晏城的脖颈不过两指宽,他已经感受到了刀锋的凌冽。

    身后,一个男子大鸟般的扑来,杨玄只觉得头皮发麻,脊背汗毛倒立。晏城回首,嘶吼道:“闪开!”

    我闪开你去送死吗?

    杨玄没好气的想着。

    晏城刚想伸开双臂挡在少年的背后,就被一脚踹开。

    何欢看到了男子鹰隼般扑过去,右掌遥遥作势,眼看着就要一掌重击少年的脊背。

    少年背着身,何欢微笑,“内腑寸断。”

    众人点头,知晓何欢说的一点不假。

    这一掌下去,那个少年会死的很惨。表面上看不出伤痕,但却会大口大口的吐血,血液中夹杂着脏器的碎块。

    杨玄脊背汗毛根根倒立,头皮仿佛被闪电击中般的麻了。

    他不敢动,动早了对方能转换方向,随后便是不死不休的追杀。

    他唯一的机会便是死中求活,在对方以为自己猝不及防时反手一击。

    冷汗打湿了他的脸,当劲风吹拂着他的脊背时,蓄力已久的杨玄猛地扑倒,与此同时右脚反勾。

    背后袭来的男子笃定这一掌会击中背对自己的杨玄,就算是他左右闪避,也无法闪过自己的一击。可他万万没想到杨玄竟然会扑倒。

    这一掌落空,男子正在新力未生之际,下面一脚悄无声息的勾来。男子察觉到了,他一口气提起来,身体竟然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硬生生的扭转,避开了这一脚。

    “有些意思。”何欢讶然于杨玄竟然能避开这一掌,但男子避开这一脚的手段更为高明,他微微蹙眉,“虽说金吾卫会知趣,可终究不好做的太过,快一些!”

    男子仿佛听到了他的吩咐,双眸猛地圆瞪,身体下落,竟然是双脚踩踏而去。

    马蹄声急促传来。

    何欢抬头,就见一骑飞速而来。

    “好像是镜台的桩子!”有人低声道。

    马背上的是赵三福,他看到了地上那人的危机,也看到了正处于危机中的晏城。他扔出牌子,喊道:“镜台办事!”

    就在他刚开口时,地上的杨玄仿佛知晓男子会踩来,突然翻滚,一个乌龙绞柱,双腿朝天而起。

    呯!

    男子如同鹰隼抓兔,而杨玄就像是突然蹬腿的兔子。

    动作不好看,但……管用!

    男子被他双脚踹在胸腹处,仰头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杨玄!”

    借着月色,赵三福才看清了地上反击的竟然是杨玄。他心急如焚,如大鸟般的从马背上飞掠而来。

    先前他扔出来的牌子这才落地,呯的一声。

    杨玄死里逃生的这一系列动作几乎耗尽了他的心神,以及内息。他深吸一口气,内息流转,力量渐渐恢复……

    刚才他的应对但凡错一丝一毫,此刻他会变成地上的一具尸骸。

    追杀晏城的男子并未止步。

    何欢沉声道:“谁在行凶,住手。”

    男子这才住手,随即远遁。

    赵三福飘落在杨玄的身后,二人背靠背,警惕的看着逼近的何欢等人。

    浑身血淋淋的晏城步履蹒跚走来,眯眼看着何欢,点头道:“是何氏动手吗?何氏的身后乃杨氏,一家五姓中的一家,好,好!好!!”

    何欢冷笑,“我只是路过看热闹。”

    地上倒下的大汉在徒劳的往何欢那边爬,看着只有进气没出气。杨玄指着大汉说道:“凶手会往看热闹的地方爬吗?”

    何欢冷哼一声。

    赵三福冷笑道:“狗被打断了腿,第一件事是往主人的身边爬。”

    今夜本是十拿九稳的一次行动,可却被那个少年毁掉了。何欢心中暗恨,却平静的道:“少年人倒也悍勇,可报上姓名,我为你表功。”

    赵三福用肘子捅了捅杨玄,低声道:“别说。”

    可杨玄只觉得浑身热血涌动,不禁开口道:“元州杨玄!”

    噗!

    围墙内有人在笑。

    赵三福心中喟叹,知晓这个少年一脚已经踩进了漩涡之中。但想到杨玄是国子监的学生,还有王氏加持,他就少了些许担忧,笑道:“所谓颍川杨氏,这是郡望。元州本是穷乡僻壤,加之你出身贫寒……”

    原来是这样?

    杨玄心中一怔,但少年意气驱使他站直了身体,低声道:“以后我定然要让自己成为郡望之源。”

    一钩弯月,少年就在星辉下说着自己的理想。

    “谁在闹事?”

    金吾卫的人凶神恶煞的来了,冲着杨玄喝道:“跪下!”

    一个干瘦的身影挡在了杨玄的身前,晏城目光平静的看着金吾卫的军士,“老夫晏城。”

    金吾卫负责长安城中的夜禁和治安,本该在听到动静后第一时间赶来。可他们晚到了。

    赵三福靠近晏城,低声道:“要小心。”

    晏城摇头,“老夫的魂魄便是为了强盛大唐。若是没了魂魄,老夫还活着作甚?”

    赵三福心中热血涌动了一下,对面的金吾卫已经动手了。

    “跪下!”

    赵三福穿着镜台特有的玄衣,而晏城是官员,只剩下一个看似土包子的杨玄好欺负。

    为首的军士狞笑着举刀,用刀背拍击杨玄的肩膀。这一下若是被他拍实,肩胛骨都会断。

    杨玄下意识的一脚,军士双腿夹紧,哦的一声,缓缓跪在他的身前。

    “大胆!”

    一群军士拔刀上前。

    “我是国子监的学生!”

    除非是镜台明确要对付金吾卫的谁,否则一个桩子还不在金吾卫的眼中。

    杨玄知晓自己必须要自救,否则被弄进大牢里,多半会生病,或是喝水被噎死……

    果然,金吾卫的人眼中多了忌惮之意。赵三福冷笑,“耶耶拼着去北疆再度效力,也能很和你等两败俱伤!”

    金吾卫的人偃旗息鼓,

    此刻地上躺着两人,其中一人腰侧重创,只有进气没出气。另一人被杨玄的针刺了一下,此刻浑身抽搐,越来越慢,眼看着也不行了。

    第三人是那个被杨玄蹬了一脚的男子,他一边吐血一边起身,缓缓走过来,怨毒的道:“我发誓,会让你一家付出代价,男为奴,女为妓,世世代代如此!”

    这是个最恶毒的誓言,杨玄的脸腾地一下就白了。男子以为他是害怕,不禁大笑。

    杨玄捡起短刀,缓缓走过去。

    赵三福的眼中多了忧色,低声道:“是何氏的人,此刻众目睽睽,你杀了他,便是何氏的死敌。”

    晏城叹息,“罢了。”

    男子冷笑,“色厉内荏之辈,可敢动手?可敢?”

    何氏背靠杨氏,狐假虎威,威名赫赫。何欢见杨玄神色平静,就双手抱臂,淡淡道:“他不敢!”

    五城兵马司的人摇头冷笑。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杨玄的身上。

    杨玄走过男子的身侧,赵三福吁出一口气,何欢的嘴角微微翘起……但眸色阴郁。

    今夜的行动堪称是大败亏输,回去如何交代?更要紧的是名声。弄死晏城是权贵们的集体意志,就算是失败,也得失败的有尊严,否则是里子面子一起丢。

    何欢眯眼看着咳血的男子,男子知晓自己该做些什么。

    于是当着五城兵马司和赵三福等人的面,他止步面对杨玄,开口,“你……”

    杨玄看着他的眼睛,手中的短刀用力一捅。

    噗!

    ……

    求票!公众期间推荐票也很重要啊!辛苦兄弟们每天给爵士投几票,多谢。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mwx.net 顶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