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三十七章 进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将军好凶猛 | 作者:更俗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从淮上到襄阳确实缺乏足够的战略纵深,但虏兵刚从淮上撤围而去,襄阳军民受此激励,人心振奋,自告从军者甚众。www.biquge001.com朝堂诸公即便有怯敌畏战之心,论常理也不应急切商议南迁之事,”

    晋龙泉皱着眉头说道,

    “我此前也注意襄阳士臣、世家子之间议论此事颇为迫切,有些异常,却不想会是郑家在幕后大力推动……”

    晋龙泉早年仅在桐柏山里算得上一个人物,与吏司、草莽打交道,也算是看遍人世无常、险恶,但还称不上一时之俊杰。

    即便决意怂恿唐天德一并投靠楚山,暗中为楚山效力,晋龙泉更多还是为徐怀及桐柏山众人的手腕所折服。

    不过,在那之后,晋龙泉通过楚山所接触的大量消息,以及楚山行事所奉行的诸多准则,实际上已远远超越当世的普遍层次。

    而这些才是楚山这些年披坚折锐、无所不利的根本。

    晋龙泉既然信服徐怀及桐柏山众人的手腕,当他有机会接触这一切背后真正的机密时,眼界自然随之打开,种种想法也就进入更高的层次。

    晋龙泉潜伏在晋庄成身边,对襄阳城里诸多潜流,感受比郑屠他们还要直接、真切。

    郑屠在襄阳就是代表楚山联络朝廷,朝廷有什么制诰诏令,以及徐怀在楚山有什么奏章,都是经他的手传递。郑屠在襄阳能接触到大量官员,但要么与楚山交好,要么就是对楚山有所戒备,有些事情反倒是身在其中,摸不太透。

    在史轸来襄阳之前,晋龙泉就注意到在这个时机,世家子之间议论南迁之事很不寻常,在赵范登门拜见晋庄成说这番话后,他就迫不及待找机会过来联络郑屠,没想到史轸这时候会在襄阳。

    现在揪出郑家才是整件事幕后搅浑水最不遗余力者,其动机也就不难剖析了。

    郑怀忠拥立建继帝,本身就是见势投机而已。

    当初选择镇守河洛,郑家也是以为赤扈人会全力先攻陕西,看到河洛山川形势最为完整,就迫不及待将洛阳以及潼关、虎牢、平陆、襄城外围四镇关口城池揽于麾下,生怕别人插足河洛分一杯羹。

    郑怀忠未曾想赤扈人攻打河洛的心思最为坚决,进攻平陆以及从荥阳、虎牢往西攻打巩县、偃师持续一年多时间,死伤无数仍然不退兵。

    郑怀忠年前就不得不请援襄阳,调杨麟所部助守偃师、巩县,但其嫡系兵马依旧不得不在平陆,与曹师雄所部降附军贴身血战。

    楚山守黄羊寨、石门岭及楚山城一线,并没有将战场局限于楚山城的攻守,甚至自始至终都掌握战场的选择权,迫使岳海楼不得不进入对楚山有利的地形打消耗战。

    黄羊寨之战,占据有利的地形,利用比敌军要精良得多的兵甲战械,利用更紧密的阵形,更训练有素的精锐将卒,前后一个多月的消耗作战,击毙

    击伤岳海楼部将卒逾一万五千余众,而楚山所付出的代价,不足敌军十之一二。

    有什么伤病,都是很快替换出去,使得第二厢人马越打越有信心,越打战斗力越强,最后令岳海楼不得不放弃强攻黄羊寨的妄想。

    相比之下,郑氏守平陆,付出的代价则惨重多了。

    郑氏守平陆,纯粹是据城以守,又过于依赖于城墙的防守,守军缺乏创造纵深、打纵深的意识,这使得曹师雄、孟平等降将,直接营垒修筑到平陆城下,然后贴近城墙架设数十架投石机,日以继夜的砸轰。

    一年多时间,平陆城早就面目全非,即便这时候守军依旧顽强守在残破的平陆城中,但伤亡怎么可能会少?

    郑怀忠虽说镇守河洛之后,包括地方厢军性质的洛阳府军在内,兵马一度扩编八万余众,但其手下真正的嫡系精锐战力其实很有限。

    平陆之战,如此惨烈,不用嫡系兵马守不住,用了嫡系兵马,伤亡如此惨重,郑怀忠怎么不心痛?

    他怎么就不担心,一旦嫡系兵马损失殆尽,他在大越的地位还能不能保证?

    说到底是郑怀忠畏惧了,不想守河洛了。

    而徐怀早就向建继帝献策,倘若河洛、陕西不能守,高峻阳、顾继迁两部当撤守秦岭,依托秦岭北坡险峻的地形与川峡四路源源不断的物资、人马支援,将虏兵压制在渭水一线,进入相持阶段;而郑怀忠所部当撤入洛阳南面的熊耳山、伏牛山,襄阳则千方百计打通南阳横穿伏牛山的通道,给郑怀忠所部以支持,坚持与虏兵在洛阳南部丘山进入相持阶段。

    其实这与楚山依托荆湖、襄阳守桐柏山的战略是一致的。

    也是徐怀坚持建继帝需有破釜沉舟之志驻跸襄阳的根本原因。

    只有这样,除了激励前垒将卒浴血奋战之外,更主要还是保障江淮、荆湖腹地的物资、人马能源源不断的往桐柏山、伏牛山、熊耳山以及秦岭输送。

    这也是大越拒虏兵于江淮之外、虏兵最难突破的最佳防御线。

    可惜的是,徐怀之前献策,郑怀忠没有提出异议,是他觉得手握八万兵马,不至于会沦落到这步,但等到他意识到形势发展到这一步,却又不甘心像山寨兵马一样,去守这些穷山破谷。

    但是,帝都不南迁,不要说建继帝了,周鹤、高纯年、吴文澈及顾蕃等人,也不可能会念及旧情,容许郑怀忠率数万兵马退守南阳或襄阳了。

    这不是怂恿郑怀忠挟天子以令天下吗?

    所以对郑怀忠而言,不想沦落到守熊耳山、伏牛山这些穷山破水,又不想交出兵权,唯有建继帝携百官南下,才能给他腾出率军南撤的空间出来。

    然而就是洞察整件事是郑家在幕后搅风搅浪,史轸更感头痛,

    徐怀所献之策,河洛是必不可缺的一环。

    没有郑怀忠、杨麟在河洛牵制两万多

    赤扈骑兵以及萧干、曹师雄两部总计逾十万降附兵马,这些兵马随即就会全部转移到汝、颍之间。

    到时候即便楚山能勉强守住淮上中东部防线,刘衍、邓珪等部能守住舞阳、方城等桐柏山与伏牛山之间南下南阳的缺口吗?

    他们既便洞察了郑家的居心,这事也极难处理。

    就算到建继帝那里捅穿郑家的密谋,建继帝不要说极可能压根不会去责罚郑家,甚至还有可能向郑家妥协。

    郑怀忠手里还掌握七八万兵马,这对大越实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就是抵御外侮的利刃,用不好就有可能反过来在已遍体鳞伤的大越狠狠的再捅上几下。

    郑家在大越权高位重,目前也以大越忠烈而立世,因而守河洛也甚是尽心,也因此也会算这样的算计,暂时不想直接要挟襄阳什么。

    不过,倘若郑家有朝一日走投无路,又或者觉得留在大越没有前程可期,建继帝真就敢考验郑家的节操?

    史轸大感头痛。

    有底线,又没有绝对实力之前,往往选择比没底线的更少,更束手束脚。

    史轸禁不住想,赵范此次来洛阳,敢暗中大肆走动,甚至之前就与周鹤、高纯年等人就南迁之事有过多次密谋,他除了利用襄阳朝堂众臣畏敌怯战的心思外,大概也是料定就算他们的居心被识破、揭穿,也必然无碍于郑家吧?

    这事还真是叫人进退两难啊。

    不过,这么大的事情,所涉之事又极其敏感,史轸即便现在想到对策,也会先回楚山知会徐怀才能有针对性的动作。

    又了解襄阳百官一些微妙的心态之后,史轸便着晋龙泉先回晋府,以免在外滞留太久时间,在晋庄成那边露出破绽。

    晋龙泉的存在,对他们了解襄阳百官及南阳乡绅士族的动向非常重要。

    就像今日,晋庄成始终没有在赵范面前流露出什么倾向性的态度,但赵范敢登门游说晋庄成,或者说有意在晋庄成心里埋些什么东西,便是料定南阳乡绅士族,哪里是从桐柏山走出来的大姓宗族,跟楚山也是不对路的。

    晋龙泉起身告辞之时,又说道:“听赵范话中之意,似有意拿侯爷与缨云郡主的婚配之事搅动风浪,这事也非同小可啊!”

    史轸苦涩点点头,表示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这点,也清楚这事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会有多微妙,但有些事,就是没有办法去圆满解决的。

    “萱小姐不恰是侯爷的良配,怎么都过去这么久,没有谁提及?”郑屠插话问道。

    “你为何不提?”史轸反问道。

    “你们都不提,我多什么嘴哉?”郑屠摊手说道。

    “要提,早有人提了;没人提,那必有缘故啊!”史轸微微叹息道,“总之,有些事再头痛,都不及数万十数万虏兵压境,且观之吧……”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mwx.net 顶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