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263 约定之地(2)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纽约1995 | 作者:十一是十一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白奎因有时候挺不理解美国人的。www.kmwx.net

    穿越过来之后,虽然白奎因的记忆成了一团浆糊,但是思维方式是和典型的美国人不一样的。

    单就示威抗议这件事,在白奎因看来,除非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了侵犯,否则何必上街呢?

    更何况,有时候,美国人上街游行就是走个形式,并未解决实际问题,有那精力,还不如另想解决办法。

    但美国人不是这样想的,认为这就是他们的天赋权利。

    白奎因觉得美国人也蛮搞笑的,比如一个政治诉求,他们不见得有多了解,但总是有一腔热血要上去说两句,很多时候全是人云亦云。

    你还得尊重他们表达的权利!

    上街游行这件事,对美国人来说,就好像在表达:我不高兴了!

    为了让你知道我不高兴了,所以我要上街遛遛。

    原本在白奎因印象中,示威游行,那一定是跟革命斗争结合在一起的,都已经逼得人们上街闹事了,那事情肯定也变得无可调和了。

    换到今天这件事,白奎因相信参加游行的绝大部分人都完全不知道wto和全球化会带给他们什么,弄不清楚谁受益、谁受损。

    对于他白奎因,单说wto推广的知识产权保护,便使得原本完全被盗版音像产品占据的市场,成为他新的利润来源。

    在关贸总协定的保护下,韦德马克映像不需要付出多少政策支出,便能够轻松进入一国市场,建立全球发行的成本比“六大”的先辈们要少太多了。

    更不要说正在谋划的投资爱沙尼亚页岩油产业了,所以对白奎因来说,他的喜怒哀乐是和今天这些示威人士不同的,也就更难理解他们的行为了。

    他相信今天上街的大部分人都会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获得自己应得的好处,只因为他们生在美国,可以用非常便宜的价格获取他国工人辛苦工作生产的劳动产品。

    明明自己会从中收益,却也站出来反对,到底是图什么呢?

    当然了,其中一些人会逐渐受到全球化的波及,最容易理解的就是劳动岗位转移造成的失业,如果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便会被劳动市场淘汰掉。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只要资本主义还是这个星球上主流的社会形态,对利润的追求便会推动着所有人前行,资本脱开国家的桎梏,才能放开它的爪牙。

    白奎因都觉得,面对这个无形的“系统”,哪怕他已经是亿万富翁,是这个国家“隐形的统治集团”的一员,却依然无力抗衡,只能顺应大势而为,而这些毫无力量的普通人又是为什么要逆流而行呢?

    逆着人流在小巷中跑动,白奎因试图从对面而来的每个人的脸上看出端倪,看出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不算寒冷的冬日,站到街头上,为自己并不理解的理念,面对警察的棍棒和催泪瓦斯。

    有的人面容苍桑,衣着普通,身材微胖,也许是担心自己未来将会失业的产业工人。

    有的人年轻,满脸朝气,即便被警察驱逐追赶,依旧难掩笑意,也许是附近的大学生,或者是从加州乃至全国赶来的大学生,把参加游行当做一次冒险任务,释放无处发泄的精力。

    有的人西装革履,一眼看上去就和出没华尔街的精英人士没什么区别,这大概是来体验生活的。

    有不少人是带着帽子、口罩或者面罩,将脸包裹得严严实实,这便是电视里所说的“黑色蒙面集团”,只要有示威游行的地方,就会见到这些蒙面人士。

    还有的人即便是仓皇撤退,依旧不忘大声发表自己的意见和感言,并且有助手伴行左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像是前方已经获得了胜利,正班师回朝。

    当然了,其中也不乏一些被打得满脸是血,或者因吸入催泪瓦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剧烈咳嗽中匆忙撤离的人。

    每当见到这些人,白奎因便更加焦急起来,脚下的速度不由得更快了一些。

    ……

    终于,白奎因赶到了约定的地点,一家被砸破了沿街窗户的咖啡店。

    幸运的是,卡门凯斯和外长夫人全都安然无恙,毕竟这里离投放催泪瓦斯的核心区域还是有点距离的,而且也有一些人,和她们二人一样,不请自入地躲在这家咖啡店中。

    不幸的是,坐在长椅角落里的卡门凯斯怀里躺了一个脸色煞白的女人,裤子上一片血红。

    见到了白奎因,卡门凯斯也只是努力挤出了一个惨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小白,快救救她!”

    女人的嘴唇开合几下,发出低微的声音:“救……我的……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了?”白奎因快步走过去,却又在两人面前停住了脚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女人。

    外长夫人伊芙琳这时候倒还算清醒,赶忙解释道:“这个女人刚才就这样浑身是血的进来的,说是被警察一棍子打了肚子……她应该是怀孕了……我们不认识她,估计是参加示威游行的……”

    看了看陌生女人凄惨的样子,白奎因不用卡门凯斯求第二遍,立即上前将陌生女人横抱起来,说道:“我们走!汉娜,你保护好伊尔维斯夫人!卡门,跟紧我!”

    走出门窗破损的咖啡店,白奎因并未跟着撤离的人流向来路走去,而是反而向着召开会议的中心酒店所在的格尔维斯广场,也就是这次示威游行的最中心,“战况”最为惨烈的地方而去。

    “qb,你走错了!”外长夫人试图提醒他。

    “没错!”白奎因回头答道,“后面被国民警卫队封路了,不走五、六个街区,根本找不到车,即便回到我们自己的车里,还是要把她往医院送才行,我现在只能把她往最快能得到救治的地方送,酒店那里一定有救护车和急救医生,早点止血,早点保命!”

    又走了几步,白奎因忽然停下来,努力挤出笑脸对外长夫人说道:“等会可能需要抬出姐姐你的名头,不然我怕那些急救医生不救她。”

    卡门凯斯也摇着外长夫人的胳膊说道:“姐姐,只有靠你了,这个女人好可怜的……”

    外长夫人伊芙琳只能无奈说道:“好的,好的,但愿报我的名字有用。”

    “肯定有用,您丈夫是来参加部长级会议的贵客啊!”白奎因一边恭维着,一边脚下不停,继续赶路。

    汉娜则负责在前面开路,尽量拨开迎面而来的人,给抱着受伤女人的白奎因腾出足够的空间。

    往前走了两个路口,空气中开始飘来呛人的气味,淡淡的烟雾使前方的道路变得不那么真切起来。

    迎面而来的人群里,衣冠不整或是带伤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会停下来劝白奎因他们跟着一起掉头撤离,一开始卡门凯斯还试图解释,但是见到白奎因和汉娜的脚步不停,便也只能无奈摇摇头,拉着伊芙琳,紧紧跟在后面。

    前方的烟雾中,忽然跑出了两个蒙面的年轻男子,差点撞了个满怀,还好白奎因反应很快躲避及时。

    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个带着头盔手持警棍和盾牌的防暴警察冲出了烟雾,似乎是在追逐那两个逃跑的年轻人,。

    只是瞥了一眼避让在一边的白奎因等人,并未在意,继续追着两个逃跑的年轻人而去。

    不一会,街角就传来了怒骂声和橡胶警棍抽人时发出的沉闷嘭嘭声。

    “走吧,我们得抓紧时间了。”白奎因怀中的受伤女子似乎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么两眼无神地看着天空,身体时不时微微抽搐一下。

    众人捂着口鼻,憋着一口气进入浓雾,在极低的能见度的情况下,花了两分钟穿过了这段浓烟区域

    钻出浓烟,眼前果然豁然开朗,却是一片令人震惊的景象。

    地面上横七竖八躺了几十个人,看上去都是参加游行的民众,其中大部分是被警察将双手反铐在身后,就这么随意地丢弃在原地,等待后续人员的收尾工作。

    他们不断传出叫骂声、哭泣声、混乱的呼喊声,这些人的声音是在烟雾中为白奎因他们指引方向的“路灯”,甚至还有人在低声吟唱着歌曲。

    白奎因特意辨别了一下,不是国际歌。

    前方便是曾经挤满了抗议人群的小广场,此时广场中央停着一辆黑色涂装的警用厢式货车,车顶装了一个大喇叭,正在循环播放着劝示威人群离开的喊话。

    “嘿!你们!原地蹲下!”

    三个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看见了突然出现的白奎因一行人,大声喊话,命令他们原地蹲下。

    白奎因抢上前一步,大声喊道:“我们这里有爱沙尼亚的部长夫人,她的丈夫正在中心酒店开会!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伤者,需要紧急治疗!”

    三个防暴警察愣了一下,虽然一时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部长的夫人,却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其中一人问道:“真的吗?”

    部长夫人伊芙琳赶忙挤到前面,用不太标准的英语说道:“我的通行证丢了,但是会务服务可以查到我的资料,还可以联系我国的与会人员证明我的身份!”

    没时间给这几个防暴警察迟疑,白奎因赶忙说道:“这种一查就知道真假的事情,我们没必要骗你们,关键是我这里有个重伤员,救护车在哪?快带我们去见急救医生!”

    其中一个警察率先反应过来,看了一下白奎因怀中半身是血的女人,赶忙推着自己的同伴,赶紧行动起来。

    就这样,三个警察一前两后,带着白奎因等人往位于“防线”后方的急救车而去。

    于是白奎因等人在警察的护送下,顺利跨过了酒店门口的由拒马和各种障碍物组成的警戒线,成功来到了急救车旁。

    果不其然,这里有一个医疗小组,一些受伤的警察和抗议人士正在接受他们的急救治疗。

    护士见到身上都是血的伤者,急忙推来了担架车,白奎因将受伤的陌生女人放到车上,赶来的医生简单看了一下伤势,立即安排护士将女人推到急救车上,并且告知四人,这里的条件只能做到暂时止血,必须要送往医院救治。

    接着便有女警过来询问伤者的身份进行登记,受伤的女人此时意识有些不清楚,艰难报了个名字,便陷入了昏迷,引得医生护士赶忙紧急救治。

    而白奎因等人也不知道受伤女人的身份,女警也挺无奈,不过似乎认出了白奎因的样貌,正待求证呢,呼啦啦几个防暴警察便冲入了临时拉起来的急救站。

    为首的防暴警察没戴头盔,是个褐色短发的白人男子,三十左右的年纪,眼神透着一股阴厉之气,一来便挡开准备上前解释的女警,指着白奎因等人说道:“全都铐起来,一起押上车带回去!”

    “为什么要抓我们?”部长夫人上前一步,挺着胸质问道。

    带头的警察低头看了一眼部长夫人,歪嘴一笑,说道:“中午十二点以后无故滞留格林维斯广场的,全都要带回警局拘留,这是骆州长签发的紧急戒严令的规定!”

    女警终于挤了过来,指着白奎因说道:“亨利!他是qb!他是来送一个受伤女孩的!”

    带头的警察瞥了一眼白奎因,目光又移回顶在自己面前的部长夫人,不屑地说道:“我是在执行华盛顿州骆家辉州长的紧急命令,不管是qb,还是fb,全都要和我回警局,大明星怎么了,大明星也要守法啊,反正大明星有钱,赶紧通知你的律师来捞人就是了。”

    说完手一挥,几个手持警棍的警察便散开来,将白奎因一行人包围在其中。

    部长夫人伊芙琳赶忙说道:“我是爱沙尼亚外交部长的妻子,是爱沙尼亚代表团的成员,白先生是我的客人,我们不是示威者,现在我要求你们……”

    带头的警察笑道:“部长夫人,哈哈,那就请部长来警局捞你吧!”

    女警急道:“亨利!你不能这样!她可能真是与会代表团的成员……”

    叫亨利的警察依旧是歪嘴一笑,说道:“要真是就好了,一个大明星,一个与会代表,真是太好了!这回我们的西雅图警察局局长大人,就更该引咎辞职了……

    抱歉了各位,我不是针对你们,我们可是按照骆州长的指示办事……

    全都铐上!”

    白奎因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子是下定决心要搞事了!

    他胸中一直有一股气,憋了许久释放不出来,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未干的血迹,猛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何如此……

    这个叫亨利的警察想要搞事的原因,他已经懒得深究了,甚至有些不想再继续在这些人身上浪费口水。

    你不是要搞事吗?

    好,我陪你!

    白奎因拍了下汉娜的肩膀,说道:“都放倒吧,累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mwx.net 顶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