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九百零一章 乾坤壶(求订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玉宸金章 | 作者:一炁化三清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虚空之中,先是浮现出一个宝壶,壶口朝下,整个天地,四面八方皆有阴气涌动,汇入壶内,透过壶口,下方生灵,隐约能够看见一方阴世冥土的虚影。

    同一时间,整个天地,诸多修行阴世神器的修士纷纷感受到一股吸力从上方神祇,体内阴气翻滚升腾,似乎要融入其中。

    “一壶纳尽天下阴,壶内又有幽冥土。是鬼道出现了什么新秀?”

    话语之间,中岳派上空,一方土黄色的五岳宝印悬空,压住宗门内诸多弟子的气息变化。

    天上被遮掩的大日内,浮现出一位金发红目的青年,他手中握着一面宝镜,照耀四方,其中一缕日光同五岳宝印碰撞,常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

    “我看不一定,那壶内冥土清净,并非一般鬼道气象。正好,我等借助此人之力,探查一下北岳一系的诸位修士,都逃到哪里去了。”

    话语之间,天空中幽冥壶的异象又出现新的变化,汇入壶内的阴气,化作一滩漆黑液体,一株株白莲凭空生出,扎根其中,莲花花瓣开合,散发出莹莹微光,于半空中相合相抱,互相缠绕,化作一轮圆满的月光,照耀四方。

    “不对啊!这异象怎么有点水月门的痕迹,那疯婆子竟然没有反应?”

    掌控五岳宝印的中岳道人,微微皱眉,有些诧异。

    “不是类似,恐怕水月那家伙,已经栽了!我观摩其气象,显然是受到重创。”

    大日中的男子,微微转动镜面,让所有联系上的人,都看到水月一脉上空溃散的气息,以及混乱的道则法理,补充一句道:“显然,这次突破的道友,是一位战胜了我等同道的狠角色。”

    “逆斩七品而上,上一位做到这一点的还是北岳那位伪帝吧。”

    五岳宝印中的意志好似无意的提了一嘴,他虽未明言,但稍稍更改的话语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

    其余几个借着日光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意志也是沉默了下来,他们都有些心动了,但顾忌同样不小,最后都看向了上方手持宝镜的男子。

    那执掌此方天地大日神器的修士感知到众人的目光后,也是忍不住在心中暗骂出声。

    ‘你们不愿意对上一个能战胜圣贤的六品修士,我便愿意吗?’

    但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两句。

    八十多年前,北岳帝子行踪暴露之后,同他们一场大战,直接掀翻了一片山脉,不少七品圣贤都是在对方不计代价催动一件底蕴之物后,受到一定创伤。

    这些年来,为了更好的寻找北岳帝子,他们也是形成了一个联盟。

    青年借着自身掌握的太阳神器,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初步形成了一套利益网络。

    此时若是不表态一二,难免会被人质疑。

    而就在他打算开口的时候,天空中的异象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明月、冥土、黑水、白莲,四者气机交融,形成一片甘露,随着月光,以玉宸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向着大半天地席卷而去。

    漫天甘露落下,天下、地下,纷纷感知到一股清净意念流入心中。

    兼修之人,也是感到心中一阵空明。

    见到这一幕,青年眼睛一亮,笑道:“皓月尚不能同大日争辉,你一轮虚幻之月,怎敢如此张扬?”

    随着青年话音落下,天空之中大日光华大炽,下一秒,无量日光汇聚成一片火海,向着月光升起的方向笼罩而去。

    天空因为失去大量的日光而陷入黑暗之中,只余下火海在空中燃烧,给人一种是火海夺取世界一切光明的感觉。而在那片火海之中,一面宝镜高悬,镜面化作黄金色,好似一轮小太阳,四周有各色火焰跳动,层层叠叠,依托大日为核心,演绎出万千火焰法理。

    “只是捉拿,而非杀伐吗?是为了试探火焰领域的强者,还是真的有把握压制住我”

    玉宸看了一眼悬浮在火海之中的宝镜,此时那镜子,已经成为了火焰、光明和大日的主宰者。

    要是在神道世界,这样的做法,妥妥的是太阳神在为自己涉及火焰主权做准备,但此方宇宙,神器和道则法理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不存在什么试探性的侵占。

    也不存在,权能和力量的自然转移。

    想要夺取一件神器占据的根本,只能够将那件神器打碎,毁灭,抽取出本源才可以。

    例如北岳一系针对黑龙一系的时候,就是将黑龙一系对应的七品神器完全打散,融入北岳一系,方才剥夺了黑龙对玄水的控制权。

    哪怕如此,黑龙一系的修行之人,对于玄水依旧有着相当敏锐的感知和控制能力。

    很多事时候,黑龙一系的高位神器,甚至能够视作是低一品的玄水神器。

    因此,大日演化火焰道则法理,并不代表对方的神器真的掌控大日。

    也不代表,此方天地火焰神器,位于大日之下。

    大日驱动火焰,只能说,动手之人,并没有动用全力,试探的想法更多一些。

    ‘此方天地七品修士,大致等同于地仙境修士,或者说是道果雏形刚成的上仙,而战斗力大致等同于主世界金敕一流的地祇大神,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一番气象。而受限于本源不多,此方天地最多供应八品神器,这无疑是放大了七品神器能够驱动的力量。’

    ‘驱使火焰之人,或许没有杀我的想法。但这片火海下来,除我之外,千里之地,哪还有其他活物?’

    ‘也罢,幽冥壶走到这一步,已经凝聚了虚幻、梦境、阴世、冥土等等概念,想要更新一步,依靠此方天地对应的冥土概念,已是不足。想要更进一步,唯有融入其他力量,例如北岳一系以大地、幽冥结合玄水等等概念,形成八品位格。此时,我正好借助大日之力,将幽冥壶中概念,进一步升华为太阴。再以太阳,演绎两仪之象。’

    心中念头一定,玉宸伸手一招,虚空之中异象突然生出变化。

    幽冥壶壶口朝上,一股庞大的吸力生出,漫天火海落下,统统被那小小的壶口收走。

    “嗯?”

    青年面色微变,正想要操控宝镜压服幽冥壶,不想那小壶摇晃,道道灵光迸溅,一股至幽似无的玄气生出,将宝镜定住。

    玉宸先前所言之太阴,并非指代太阴星,而是更贴合于四象之太阴,指代的是至虚至无,乍生忽灭,往来无碍,虚空造形之妙。

    此等玄妙,玉宸当年造就诛、绝、戮、陷四口剑器的时候,也成有所感悟。

    只是因为内里部分玄机不合,而将其舍弃部分,此时单纯以太阴演绎,自然是凝练出一股秘之又秘、玄之又玄、近乎于无的玄气。

    而着一股玄气,正好同太阳之理相生相克,恰如两块磁铁,相互吸附,任凭那青年如何驱动,也无法催动宝镜生出变化,知道不好的他,想要将宝镜召回,却也无能为力。

    摄住宝镜之后,虚空之中的异象又生出新的变化。

    原本阴世冥土之中,多了一缕光辉。

    阴暗幽冥之地,生出清净圣洁之辉,日月转动,万象更新,玉宸借机将颠倒阴阳、壶天等真意融入其中,扩大内里虚空,造化万千玄妙,同时进一步的反哺此方天地。

    伴随着壶天开拓,点点光亮在虚空之中一一浮现,还未落地,便在半空中开出各色美丽的花瓣,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银诸色,飘飘洒洒,将整个天地染的光彩绚烂。

    玉宸手指轻轻勾画,一道道古朴、神圣,带着此方宇宙痕迹符文飞出,融入小壶之中。

    定住大日宝镜的玄气,顿时化作一道黑气上下飞舞,同时,宝镜内也是飞出一缕白色的灵光。

    那青年见状,急忙将宝镜召回,玉宸看了一眼,轻声道:“却是无缘啊!”

    说着,屈指一弹,那一黑一白两道玄气灵光在半空中缓缓运转,犹如两只相互追逐,没有鱼眼的阴阳鱼,卷起万千道则法理。

    此方天地,诸多涉及到阴阳属性的神器,跃跃欲试,似乎想要融入其中。

    却被其主人纷纷镇压,反倒是隐藏在北方临海之地的北岳帝子看着身前跃跃欲试的残破宫殿,叹息道:“这哪里是进阶七品,分明是直接飞升入八品啊!”

    ‘罢了!你既然有机会,能一步登天成就八品,那我帮上一把,又有何妨?’

    这么想着,帝子松开手,当空喊道:“北岳帝子佑灵,愿祝道友一臂之力!”

    那宫殿顿时飞出,在空中解体,化作万千流光飞舞而来。

    宫殿内,涉及阴世冥土概念的神器,化作一点黑光,融入白光之中,好似点睛一般,激活了阳鱼阴眼。

    受到刺激,黑色的玄气跳跃,此方天地诸多修士手中纯阳、大日、太阳属性的神器再次猛烈跳动起来,其中又以青年手中的宝镜最为激烈。

    那青年虽然能够感知到宝镜经过刚才那一下,似有变化。

    但这样完全不受掌控的感觉,非常不好。他果断压下了宝镜,甚至试图压制大日的变化。

    不同于太阳、大日、纯阳一系的选择,中岳一系的修士,见到那残缺宫殿之后,纷纷眼睛通红起来,五岳宝印飞起,演化出万千山岳虚影,试图拦住部分宫殿解体的残骸。

    但这宝印不起也就罢了,刚刚飞起,便是被空中虚幻的小壶定住,同其余残缺宫殿的一部分,一起融入冥土之中升华的土地之中。

    丝丝缕缕浊气沉淀,化作大地形象,于下方又生出阴世冥土。

    “我的神器!”

    中岳一脉的修士悲鸣出出声,他虽然还能感知到自己的神器,也知晓神器没有出现问题,但就是无法催动和驱使,算是知晓了刚才青年的感受。

    见到此人的下场,其余修士更是不敢放松自家神器,唯恐落个对方一般的下场。

    无人响应之下,那半空中残缺的阴阳鱼继续转动。

    残缺宫殿内的阴世、大地、玄水三重概念非常完善,加上被带进来的五岳宝印,大大加快了壶内乾坤演化的速度,并且补充大地概念之后,阴世、人间,亦是能演化阴阳两仪之妙。

    随着转动,阴鱼之中也是渐渐生出了阳眼。

    一些修士终究是没能压下手中神器,使其飞入空中,融入壶中,太极图的成型。

    至大至强,充塞天地,万物无不受其统摄之太阳。

    至虚至无,遁假入虚,无物能拘束其本质之太阴。

    至虚至真,阳起阴降,蕴炼假成真造化之少阳。

    至大至空,阴落阳消,含阴阳流变奥秘之少阴。

    四者共同汇于那太极图上,伴随着这太极阴阳,两仪四象一成,天地道则法理也是随着其转动而跟着一起转动。

    “这是……”

    站在玉宸身边的白老,整个人已经傻了,陆英兄妹更是不知所措。

    在他们的眼中,此时的天地正在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土地正在腐烂,草木化作金属,实质转为虚无,生者化作死灵,如此种种,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变化。

    这正是壶天之法的最高境界之一,纳天地乾坤于一壶之中。

    “他在炼化天地啊!”

    一声怒吼响起,有一件七品神器飞起,对着虚空中的小壶打去。

    这又是此方宇宙神器的一大特色,要是玉宸所在的宇宙内,一般神祇遇到这种情况,一身神力失去七八,几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但神器本质上是将道则法理固定化的产物之一,哪怕失去外界道则法理的支援,本身也拥有不俗的力量。像七品神器,依旧能爆发出不次于一般地仙境修士的攻击。

    只是此等手段,对上玉宸,还是逊色太多。

    壶天既成,阴阳衍生,五行自然也是圆满,五行大遁真意融入其中,都不需要玉宸多做任何事情,壶口五色霞光涌动,轻轻一扫,飞舞而上的神器都是被收入壶中,加快了天地的蜕变,衍生出一重重法禁。

    如果说,七品神器的诞生,产生的影响只能覆盖一方天地。那么,八品神器的成型,将会引起诸多天地的共鸣,乃是天界的关注。

    虽然因为通天的缘故,天界大多数大能,都在关注天外天。

    可人间突然出现一件八品神器,还是引起他们的注意,纷纷投下目光。

    天外天的通天也是感知到人间玉宸的变化,这八十年来,二者也是断断续续的联系上一两次。

    见到如此景象,抬手又是四道剑光落下,这一次并非针对此方天地的大能,而是人间的玉宸。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太乙救苦天尊!”

    “无上天尊!”

    虽然不清楚通天的想法,但很显然,天界的诸位大能,还是纷纷动手,拦截四道剑光。

    金莲、白莲、柳枝、宝镜一一拦下一道剑光,大地中的长幡摇晃,试图拦下通天,却被一柄青色宝剑斩落在地。

    几人动手阻拦通天的同时,天界之中,各方圣地内也是有一位位修士,手持神器,降临人间。

    从天尊圣地中走出的道人,身披青色霞衣,腰间挂着一个硕大的青皮葫芦,足下道道云雾涌动,行动似缓实快,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玉宸所在天地之外。

    他一见到悬浮在天地中间的小壶,立刻露出喜色:“好一个乾坤宝壶,当真是玄妙非凡,比起我的青云仙葫也不逊色多少。”

    “得了吧,青云子,你的葫芦不过是天地云雨、雾气等天之水汽变化的最高成就,走到八品已经是进无可进。除非是舍弃主权,化作八品从位,依附天之神器,方才有望更进一步。”

    开口之人乃是阴世鬼神,其身形隐藏在一片黑暗之中,若非其头顶之上,悬浮着的一枚碧绿色宝珠,散发着宛如明月一般的光辉,外人根本无法发现他的存在。

    被称之为青云子的道人见到此人,面色凝重:“幽日碧光珠,阴世竟然是你这位冥土日神前来吗?”

    “两位倒是好快的脚程,倒是让老朽我追的好生辛苦。”

    伴随着一阵略带急促的喘息声响起,一条虚幻的长河浮现,长河之下,有着一面满是铜锈的古镜跳出,镜光转动,一位老者缓缓从过去走到现在,昭示着对方神器的属性。

    “岁月镜?宙仙翁!”

    无论是青云子还是冥土日神,都是一惊,这镜虽然只是八品从位,却是天界帝君的从位神器之一。

    加上宙光之理的诡异和玄妙,这位老者一直都是天界八品修士中,最难缠的几位之一。甚至,有很多人怀疑,这位宙仙翁根本就是天界帝君的化身。

    不过,二者成就八品时间并不短,经历的事情不少,很快就是调整好心态,同对方打起招呼。

    期间,青云子看着宙仙翁,似是无意的问道:“有段时间没见到仙翁外出了,不知仙翁进来可好?可是有凝练了什么厉害的神器?”

    “我一个老头子,还能凝练什么神器,倒是青云子你,今日若是能得到下面那位修士的帮助,未必不能更进一步。”

    ps:日常求订阅、收藏、月票和推荐!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kmwx.net 顶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